侠客文学
致力于好看的小说推荐

小说《鉴石实录》全文免费阅读

热门新书《鉴石实录》 上线啦,它是网文大神饕餮贪熊的又一力作,主角是石非羽莫若非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“叮叮叮叮……”手机不停的响着。石非羽恍恍惚惚的醒了过来,眼皮上像是糊了一层什么东西一样,他抬起一只胳膊,登时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。“嘶~”石非羽倒吸一口凉气,意识瞬间清醒。他先是尝试着抬了一下左手……

小说《鉴石实录》全文免费阅读

《鉴石实录》 免费试读

“叮叮叮叮……”

手机不停的响着。

石非羽恍恍惚惚的醒了过来,眼皮上像是糊了一层什么东西一样,他抬起一只胳膊,登时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。

“嘶~”石非羽倒吸一口凉气,意识瞬间清醒。

他先是尝试着抬了一下左手,疼痛感更甚;石非羽努力抬起右手,揉了揉眼睛,伸手就摸到貌似自己眼皮上糊了厚厚一层血痂。

想起昨晚的遭遇,石非羽无奈的苦笑一声,随后轻轻的一点一点将血痂抠开,勉强睁开眼睛,看了一眼手机。

隔着一米多远的手机执着的兀自叫唤着。

石非羽瞥见屏幕上的名字:十大杰出青年。

大学死党,同时也是自己的债主之一。石非羽躺在地上愣了一会儿,艰难的撑着身体爬到了手机旁边,正准备捡起手机将其接通,电话却断了。

间隔几秒后,又再次响起。

石非羽清了清嗓子,接通电话,“领导,咋了?”声音干涩沙哑,像是两块金属在嗓子里面摩擦一般。

“我去,你昨晚干嘛了?半天不接电话,一开口像是几天没喝水了。”电话那头关士卫关切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昨晚心情不好,喝了点酒,没注意又吹了阵风,可能有点感冒吧。”石非羽沙哑的解释着。

关于有自杀念头这种事,是万万不敢让死党知晓的,否则得让他嘲讽一辈子。

“没事吧?今晚我下班过来看看你。”关士卫听完问了一句。

“不用,你忙你的。我多喝点水、吃点药,几天就好了,这么早找我有啥事?”石非羽连忙岔开话题,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并不好看。

“准备一份简历,下周到我们公司来面试。我们有个项目准备动工了,先来混着,工资大概8000上下,等把这一段熬过去再说。”关士卫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作为死党,在石非羽最困难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的拿出自己攒下的钱,至今从来也没催过帐。

石非羽有些感动,眼泪瞬间就开始在他眼眶里转了起来。

他连忙将目光投向地面胡乱扫视着,想籍此来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他口中一边应着,“知道了,那我准备准备…………”一边又突然来了一句,“卧槽!”

“怎么了?”这声音忍不住让关士卫有些担心。

“没事……昨晚喝多了摔一跤把我自己经常带那条珠子给淬了,这会看见有些心疼。”石非羽胡乱应答着。

“你人没事吧?”

“没事,就手上青了一小块。”

“人没事就行,就跟你说这事。你记得赶紧准备一下,下礼拜来我们公司找我,我带你去见见领导。”关士卫再次嘱咐了一遍。

“我办事,你放心。”石非羽一边说,一边从地上一颗一颗把珠子捡了起来,放在手心里打量着。

“行,挂了啊……”关士卫说完,就挂断了电话。

石非羽看着手中的珠子,难以置信的拍了拍额头。

额头处传来的疼痛感让他越发清醒。

他喃喃自语道:“我特么不是摔出问题来了吧,这……只听说过翡翠变种会变差,可没听说过摔一下后摔变种了却往好里变的啊?”

顾不得手上的疼痛,石非羽用袖子一颗颗将珠子擦拭干净。他手中的珠子已经由糯种变成了糯化,原本淡淡的果绿色的色根也变得浓郁了不少。

要不是大小以及珠子上几个熟悉的小瑕疵还在,石非羽几乎要以为自己的珠子被调包了。

他小心翼翼的检查过珠子,收拾好塞进怀里。

结果手刚一探入怀中,入手却是一片冰凉。

他掏出来一看,发现竟是一块玉简。

上面雕工繁复,有4个篆字。

石非羽稍稍研究了一下,发现自己一个字也看不懂。

联系到昨晚的幻觉,石非羽此时才隐隐感觉,昨晚只怕就是祖师爷显灵了。

这玉简想必会有大用,他将玉简小心的收入内包里,一放入就摸到了昨天买的彩票。

他顺手就抽了出来,正准备捏成一团随手丢弃。最终他想了想,这毕竟也是自己现在仅剩的家当了……

于是他将彩票随手踹入裤兜,一瘸一拐的向楼下走去。

刚一下楼,石非羽迎面就遇见了巡视的工人。

有些上了年纪的工人一脸警惕的看着他,大声呵道:“干嘛的!这地方不准捡垃圾,上别处去!”

嫌弃的表情溢于言表。

石非羽看看他,又指了指自己,难以置信的说:“我?捡垃圾?”

工人不屑的说道:“不然呢?来看风景么?快走快走,别在这呆了。看你这样子,你这是跟人家抢废品被揍了吧?赶紧先出去,让老板看见你在,要扣我工资的。”

说完他不由分说的拉着石非羽往大门走去。

路过值班室的时候,他进去拿出了一个盒子,从里面拿出一瓶云南白药,递给石非羽,“你去公共厕所找干净的水龙头洗洗,把这个敷上。现在工地上没啥值钱的废品,等过段时间你再来,好东西我都给你留着。”

老头满头白发,一身帆布工装洗到发白,精神不错,气色红润,笑呵呵的跟石非羽交代着。

石非羽心下十分感动,接过云南白药,俯身鞠了一躬,“老师傅,谢谢您,不知道方不方便给我留个电话,以后一定跟您联系。”

抬头的一瞬间,石非羽恍惚看见了老头头顶上正冒出一缕青绿色的霞光,夹杂着一丝灰色。

他正待凝神查看,霞光却在顷刻间消失无踪。

老头摆摆手,“小伙子这一开口还文邹邹的,难怪会让那些人欺负。这一片收破烂的都归赵家二娃管着,以后再受到他们的欺负,就说你认识工地守大门的王老倌。你这细胳膊细腿,别跟人家动手,以后你每个月15号来一趟,我把这工地上的包装箱、钢筋头都给你留着。不过你还是得按市场价给我,要不老板那边我不好交代。”

老头絮絮叨叨的把石非羽送出工地大门,然后指了指大门上的电话号码,“这个就是我电话,以后你打这个电话找我就行。”

随后他就摆摆手,关上了工地铁门。

石非羽苦笑一声,拿出手机,打开前置摄像头,看见屏幕上显示出的自己。也怪不得会被王老倌误认为是拾荒者。

经过昨晚的风波,自己的形象那叫一个惨不忍睹。

浑身上下布满灰尘,额头上一道狰狞的伤口,伤口附近青紫一片不说,半边脸还糊满了血痂。

小说《鉴石实录》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