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文学
致力于好看的小说推荐

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,残疾大佬悔疯了全文阅读,花莱姜鹤与小说免费看

书名: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,残疾大佬悔疯了

主角:花莱姜鹤与

简介:花莱闭了嘴。自己着实没有和姜鹤与争辩的必要。这个手机比她之前买的那个八百块的不知道好多少倍,按键反应敏捷,屏幕清晰,内存空间也大。她摆弄了半天,叫了一声:“姜鹤与,看我!”姜鹤与应声侧头过来。“咔嚓!”手机发出拍照的声音。

她潇洒离婚揣崽潜逃,残疾大佬悔疯了免费阅读第36章

姜鹤与的眉头瞬间起的褶皱:“你做什么?”

花莱看着照片点评:“挺上镜的,要是笑一笑就更好看了。”

姜鹤与:“过来!”

花莱听他语气冰冷,猜想自己又是触了他的逆鳞,毕竟有些人就是不喜欢拍照。

她缓缓拿起手机挡住自己半张脸讨好:“我马上删。”

姜鹤与不依:“过来!”

花莱只得站起来,磨磨蹭蹭的移过去。

还有半米的距离时,姜鹤与长臂一伸,她便被拉扯过去,扑到他的怀里。

花莱只来得及惊呼一声,便被那有力的双手一提溜,坐到了男人的大腿上。

姜鹤与轻扯嘴角,顺走花莱手里的手机。

“看这里!”

花莱条件反射看过去。

又是“咔嚓”一声。

花莱的新手机有了第二张照片,是他们的合影。

花莱反应过来,她推了姜鹤与一把,急忙从他的怀里站起了,小脸通红埋怨:“你好幼稚啊!”

姜鹤与好整以暇:“你拍我就不幼稚?我拍你就不行?”

花莱夺过手机:“哪有你这样的。”

哪有你这样,一声不响,把人圈在怀里拍照的。

姜鹤与看她神情,就知道她在打开相册。

“你要敢删了,你就死定了。”

花莱停下手里的动作看向他,有些挑衅:“不好意思,我已经删了。”

姜鹤与哼了一声:“那就重拍!”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。

花莱转身就跑。

姜鹤与控着轮椅跟了过去。

这个房间的构造本来就是专门根据姜鹤与的情况改造的,他即使在轮椅上,也能畅通无阻。

花莱看姜鹤与竟然真的跟了上来,她眉毛一弯,蹬掉鞋子跳到床上去了。

他们的床宽两米二,花莱站在一头,姜鹤与是无论如何都够不着的。

花莱和姜鹤与朝夕相处这么多天,早就把他当成一个熟识的人对待。追逐之间,她只当自己在和朋友嬉戏,竟忽略了姜鹤与腿脚不便。

花莱今天心情是真的好,竟有些得意忘形了。

“你够不着!”花莱把手机背到身后,站在床的边沿。

姜鹤与在床的另一头,他的脸垮了下来,动作也停了。

花莱这才意识到玩过了头。

姜鹤与看着花莱,声音落寞:“岑茵茵,你欺负我站不起来是吗?”

花莱垂下手,偃旗息鼓:“不是,我……”

姜鹤与定定的看着她:“连你都这样欺负我,谁都可以欺负我。”

花莱跪下来朝姜鹤与爬去,小声道歉: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。”

姜鹤与没再说话,他看着她像一只犯错的小猫一般,小心翼翼的爬过来,恳请他的原谅。

他觉得受用极了。

花莱爬到他跟前的床沿,跪坐起来,观察着他的神色,酝酿着道歉的话。

姜鹤与的眼神和秦素枝太像了。

是难过,自弃,落寞,自我怀疑。

复杂得很,看得花莱心里突然难受得紧。

她眨了眨眼睛,歪头去找他的目光,讨好般的说:“我没有删,你看。”

她把手机递到姜鹤与面前,屏幕上的二人,一个惊慌失措,一个悠然自得,挨得那般近,看起来那般亲密。

姜鹤与没有看手机,仍旧目光幽深的看着花莱,一言不发。

花莱又说:“你要吃水果吗?我去给你拿?”

姜鹤与没说话。

“甜点?我回来的时候看小姑和张姐在厨房做甜点,你要吗?”

姜鹤与还是看着她。

花莱暗暗叹了口气。

发怒的姜鹤与她见过,她知道怎么应付。

但现在这样,沉默得有些可伶的男人,她真的有些束手无策。

姜鹤与一直看着花莱,看她爬向自己,讨好自己,神色紧张认真,让他有些出神。

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。

不对,不是女孩子可爱,是花莱,是她很可爱。

她之前蹦蹦跳跳的样子才是属于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吧。

却被一场交易束缚在了这里。

姜鹤与心里有些陌生却亢奋的情绪,他朝花莱开口:“你过来。”

花莱犯了错,听话的又朝他挪了挪位置。

江湖:“你抱抱我。”

就在花莱本能的要惊讶要拒绝的时候,姜鹤与又开口了。

“我好难受,你抱抱我。”

花莱便没法拒绝,她自己犯错在先,是她让姜鹤与再一次自我怀疑。

而且,姜鹤与也曾赐予她这样的拥抱。

她靠过来,双手环着姜鹤与宽阔的背,身体轻轻的贴着他,一副十足安慰人的样子。

但她太小只,姜鹤与像条大狼狗一般,躲在她的怀里,二人的姿势有些滑稽可笑。

因为隔着床沿的缘故,她和大狼狗中间隔了好大的缝隙。

姜鹤与心满意足,把手从花莱的手臂里抽出来,反抱着她,他一只手向下,移到花莱的臀部,稍一用力,就把人从床上抬送到自己大腿上。

花莱还没反应过来,就已经跨坐在姜鹤与的大腿上了。

这样的姿势让她脸红心跳,心里觉得羞耻不已。

她刚一动,想要拉开距离,姜鹤与落寞的声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:“腿断了,爷爷把我从公司叫回了家,姜元顶替了我的位置。你也看到了,姜元有多嚣张。学清说了,我这腿,好不了了,我这一辈子,都要在轮椅上……岑茵茵,我是个废人,什么都给不了你,你就当我自私,陪我两年,等你毕业了,我给你准备嫁妆,你想嫁给谁都可以……”

花莱哪里见过这样的姜鹤与,她现在比姜鹤与还慌,心里自责不已。

如果不是自己看他腿脚不便故意跳上床躲他,哪里会有现在这么多事?姜鹤与平日的凶暴都是他的面皮,因为他要用这种粗暴的方式让别人不敢小瞧他。

看他现在说的这堆话,就知道他内心深处有多自卑了。

花莱太懂这种感受了。

她回抱住姜鹤与安慰他:“你别灰心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你这么年轻,总有一天会好起来的。”

1 2 3 4 5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