侠客文学
致力于好看的小说推荐

时曲蒋寄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吗?一定不要错过草莓味螺蛳粉的一本新书《越界心动》 ,主角是时曲蒋寄舟。书中主要讲述了:“我和我女……”“咳咳!”时曲赶紧大声咳嗽,将他堪堪说出口的惊人词语堵了回去。秦朗然扫她一眼,然后恍然大悟般地开口:“是因为他所以……”“不是!没有!”时曲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词,手上疯狂地推着蒋寄舟:……

时曲蒋寄舟小说在哪里可以看

《越界心动》 免费试读

“我和我女……”

“咳咳!”时曲赶紧大声咳嗽,将他堪堪说出口的惊人词语堵了回去。秦朗然扫她一眼,然后恍然大悟般地开口:“是因为他所以……”

“不是!没有!”时曲斩钉截铁地吐出两个词,手上疯狂地推着蒋寄舟:“走吧走吧,这节是英语课。”

蒋寄舟被她连着推了几下,才不情不愿地转了身。

秦朗然挑了挑眉,神情恢复了平时的冷漠,目送着二人离开。

太阳升起后,九月的天气尚有十足的热意,蒋寄舟没穿校服外套,只穿了件黑色印花的T恤,小麦色的手臂贴着她挽起袖子的小臂,扶着她一步步往教室里走。

时曲刚刚被拉进开水间时右腿闪了一下,走路更困难了。

大手轻轻拢着她白细的手掌,再自然不过地护着。

“你怎么上个厕所都能摊上事。”蒋寄舟斜眼看她。时曲的身上散发出些许陌生的柑橘香气,他闻得莫名暴躁:“说了你离那个秦朗然远点,靠近他准没好事。”

时曲心说自己不是故意的,是未来的走向不对劲,但嘴上只是闷闷地“哦”了一声。

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蒋寄舟犹豫了一下,还是张口问道。

她舔了舔嘴唇,有些口干舌燥:“他说不能跟我在一起,因为学习比较重要。”属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行为。

蒋寄舟眯了眯眼: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真的,我被拒绝了。”时曲连忙点头,仰着头看他,表情真诚极了。

“嗯。”他应了声,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,觉得心情好多了。

到了目的地,蒋寄舟也不打算放手,就扶着她,从教室后门进去了。将人在座位上安顿好了才坐回去。

“回来了啊班长,你上来听写单词吧。”

这节课是英语,蒋寄舟差的离谱的一门课。他偏科偏得过分,数学物理将近满分,英语却连及格线都达不到。又临近上课时出了门,英语老师对他充满了意见。

不只是考试分低,他的英语字体也……特别丑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果不其然,他写下单词的同时,就收获了哄堂大笑。

奇怪的字母大小,乱七八糟地分布在黑板上,英语老师嘴角直抽,但看他确实是背了单词,手一挥,眼不见为净:“下去吧。”

被全班同学嘲笑,蒋寄舟也不恼,他转身走下了讲台,对上时曲的目光,轻轻一挑眉,勾起一个痞里痞气的笑来。

扑通。

她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时曲有些慌乱地低下了头。

以前的她尚能够应对蒋寄舟这种无意耍帅的行为,但现在实在是不行,多看一眼就心跳加速,连带着对蒋寄舟的脸,也有种莫名的滤镜。

蒋寄舟高中的时候,也是挺好看的嘛,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?可能是光顾着跟他斗嘴了。

她低下头,对着摊开的英语卷子。空白的卷子,她快速地扫了几眼,就填上了答案,很快便做完了一张卷子。

全是正确答案。

同桌许依怡的视线扫到她的卷子,惊讶地张了张嘴,凑过来小声问:“你做之前看答案啦?”

“没有啊。”时曲左手转笔,眨巴了一下眼睛:“可能休养了几天,做题突然有灵感了吧。”

她从小到大一直是英语最好,将近满分。大学又是德语专业,毕业后做了同传,自学日韩法语,可以说是天赋点全在语言上了。

许依怡羡慕地扁了扁嘴:“天啊,那你也太幸福了吧,你擅长的科目是班长学不好的一门,他又可以帮你补理科,你们俩真不是一对吗?为什么天天形影不离的呀?”

她上半年刚转到班里,对他们的关系还尚有好奇心,而班里的其他同学,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“啊……”时曲张了张嘴,说:“我们俩从小就住对门。”

“青梅竹马?”许依怡的眼睛“叮”的一下亮了。

时曲挠挠头,讪笑了两声。她瞧见蒋寄舟的后背靠到椅子上来了,耳朵尖动了动,似乎是在偷听她们的谈话内容。

她伸了手指,不轻不重地用指尖戳了下他的后背。

一戳,再戳。

手指尖被攥住了。

蒋寄舟的手绕到背后,轻轻攥住了她作恶的手指。有些粗砺的指腹在她手心里磨蹭了一下,痒的突兀。

手里被塞了个东西,然后他便收回了手,坐好了听课。

时曲打开手,手心里静静躺了颗大白兔奶糖。

今天周一,一天的课全是在讲周末的卷子。下午的课结束后,时曲已是昏昏欲睡。

她好久没经历过这么高强度的学习了。

同传的工作特殊,她的工作时间只集中在那两三个小时,不需要整天集中精力应对工作。

她已经没了起身的力气,阖了眼,神色恹恹地趴在桌上。

蒋寄舟收完了书包,就来戳她的手臂:“醒醒,放学了,回家吃饭。”

“今天去我家吃,秀姨说她加班,叔叔也不在家。”

时曲“嗯”了一声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坐起来。她头发太多,皮筋被撑炸开了,只得披着头发上完了最后半节课。

“吃完饭把作业写了,然后我给你讲一下物理。”

蒋寄舟从兜里掏出了手机开机,苹果4在他的大手里格外小巧。他插上了耳机,边玩手机边等她收拾书包。

时曲瞧见桌洞里厚厚一堆没做的卷子,心一横,一股脑全塞进了书包里,又装了两本物理书,对他道:“走走走,回家吃饭。”

她之前成绩不好,高考只上了个普通一本,和蒋寄舟的名牌大学远隔千里,这次说什么也要好好学习,就算不能和他进一个大学,至少也要能去一个城市。

两人一起慢腾腾地出了勤思楼,迎面却又撞上了个意料之外的人。

秦朗然背着书包站在门口,似乎是在等什么人。见时曲出来,走近了,垂眼问她:“你没事吧?”

时曲正低着头认真看路,蒋寄舟的耳机和手机都给她拿着,她两只耳朵都塞着耳机,摇滚音乐放的大声。抬起头,有些茫然:“啊?”

天色渐暗,两个高她将近二十厘米的人一个在左,一个在前方,遮天蔽日一般挡了她的视线。

蒋寄舟拽了她一边耳机,右手托着她胳膊,在一边不做声。

“我说,你没事吧,腿。”秦朗然又重复了一遍,依旧是看不出什么表情,冷淡得仿佛例行公事一般地问候着。

蒋寄舟沉默着,时曲悄悄看了他一眼,怕他又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,好半天才说:“没事,谢谢你啊。”

秦朗然听见她回答,点了下头,转身就走了。时曲一脸的如释重负,将掉下来的耳机重新塞回去。

刚塞上的耳机被旁边的人扯落了,她诧异地抬头,对上蒋寄舟有些不悦的眼神:“他什么意思啊?”

小说《越界心动》试读结束

继续阅读